书香首页

网站导航 帮助

当前位置:

纸质阅读,意义永不褪色
日期:2017-01-03 来源:齐鲁晚报(济南) 浏览量:1307


    2016年的一次全国阅读调查显示,数字阅读率为58.1%,首次超越传统阅读率,预计这个数字在2017年还将持续增长。关于纸质阅读和电子阅读的选择,早已不是新鲜话题。然而,我们依旧很难跳出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。纸质阅读就代表深度严肃?电子阅读就一定是快餐消费?答案当然是否定的,关键要看你读什么。但是,我们又不能否认阅读方式已经对内容接受产生了深刻影响。这才是我们应关注的重点所在。

    先“读起来”,再探讨阅读质量

    在2016年“世界读书日”前夕,第十二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发布。数字化阅读方式(网络阅读、手机阅读、电子阅读器阅读等)接触率为58.1%。数字阅读率首次超过传统阅读率。首次调查的微信阅读指标显示,“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微信阅读时长为14.11分钟,其中,成年微信阅读接触群体人均每天微信阅读时长超过40分钟”。面对这些数据,很多人难免会得出纸质阅读“不断退守”的悲观结论。

    但是,倘若将阅读方式置于一个更大的“阅读生态”看待,或许也能得到不同慰藉:数字化阅读将成为全民阅读的最强助推动力。很显然,社交阅读、客户端阅读的覆盖性、互动性和便捷性是纸质阅读无可比拟的。

    它的意义或许在于培养一种阅读习惯:随时读,随处看。只有先“读起来”,才有探讨阅读方式、阅读质量和阅读体验的“后话”。

    纸质书阅读完成率高于电子书

    在未来很长时期内,阅读生态也势必呈现一种“新常态”:电子阅读和纸质阅读双轨并行,相互影响。在我看来,数字阅读接触率、数字阅读率连年增长,并不能说明纸质阅读就“日渐衰微”,“难以为继”。任何事物,只要具备“不可替代性”,那么它的前景就不必悲观。纸质阅读就是这样,它具有电子阅读提供不了的情感温度。这话说俗点儿,叫“情怀”,但又不只是“情怀”。

    首先,阅读本身不是“你接触”、“你使用”就能产生意义的事儿。如果对比一下“阅读完成率”,你就能发现纸质书阅读的价值。在亚马逊提供的2016全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:“超过一半受访者的纸质书阅读完成率在50%以上,同比电子书阅读完成率只有44%。其中18%的受访者电子书阅读完成率低于10%,而纸质书阅读中仅8%的读者有这样的现象。”有始有终,常常是听起来容易,做到却最难。换言之,对待阅读要像对待伴侣一样,专注忠诚,才能最终获益。

    电子阅读给你呈现了一个琳琅满目的“电子书架”,你也许会像一个帝王面对后宫佳丽无数,不知该“临幸”哪本,患上了选择焦虑症。即使打开一本书,也是朝秦暮楚,把时间浪费在切换和挑选上。纸质阅读或许能治这种“眼馋肚子饱”的毛病,你只能随身带上一两本书,没得选,就能看完。有意思的是,亚马逊提供了一个有意思的阐释:“付费购书对电子书阅读完成率的提高有显著正向影响,付费额度越高,完成率越高。”因为,“付费购书增加了读者对书的承诺和投入”。真的是这样吗?提高电子书价格就能提高完成率?是不是提高水价就能减少水浪费?这纯属自己挣钱,还不忘加一个“都是为你好”的科学论证。

    电子书实用、精简却达不到“享受阅读”

    这反倒给了纸质阅读一个反作用:当日后电子书并不便宜,甚至价格赶上折扣时的纸质书,我想更多人都愿意买个“实物”回来,至少可摸、可翻、可收藏。说到这里,不得不谈,纸质阅读最重要的特性:物质载体性。读者也许会抱怨纸书占据空间,大部头作品端着更重,但这也是纸书的优势:体感带来的安全感和体验性。当你阅读电子文档时,难免会有一种空虚,无形存在,不可触摸;损坏无法读取,误删无法找回。纸质阅读则是一种“保守的安全感”,手中持握,象征一种占有的心满意足。开本大小、装帧设计、纸张轻重、内文排版都是每本书的“基因”,是电子阅读转译的“体感”。

    电子阅读改变不了所有内容都是一个屏幕、一个版式的单调性。它只能做到实用、精简,却达不到“享受阅读”。纸质书就像一个永远讲究的贵族,在强调思想承载的同时,更看重“衣品”搭配等一切形式要素。然而,这里我并不赞同纸质阅读比电子阅读有更高“境界”。这就像古人写字,如“不择笔”(不在意材料),忘记形式,也是另一番况味。电子阅读在乎接受内容的纯粹,纸质阅读看重体验和收藏,二者各有不同的目标读者。同时,在某些图书类别上,电子阅读完全不能替代纸质阅读,如考试教辅(没人在电子阅读器上做题)、哲学社科(没人能快餐式一次性吸收思想)、童书读物(孩子喜欢动手去翻去摸)等等。

    那么,纸质阅读对我们到底意味着什么?我想,它保留了一种深度阅读的思维逻辑,营造了记忆的路径,想象的“空间”。有时你忘却了故事和人物,却能快速回想起书页的一个“方位”,某个“角落”,念起一本书的印制“气味”,给你带来些许慰藉。这和“闻香识女人”,异曲同工。更重要的是,电子阅读无法实现一种页面的“共时性”(很难同时比对阅读前后页),它的逻辑建立在一种没有难度、快速滑屏的“顺时性”上,纸书却更适合勾画批注等研究性阅读。

    在我看来,将电子阅读和纸质阅读作为一道“单选题”,是一种简单的肤浅。碎片化浅阅读与系统性深阅读也并非什么矛盾,它需要我们每个人兼容、协调。这就像荤素搭配、营养膳食一样,娱乐性消费阅读和严肃性深度阅读互不可缺。从这一角度看,未来纸质阅读仍旧大有作为,不会褪色。


本文链接:http://news.shuxiangw.com/news_show.aspx?id=4139
分享到:
热文推荐
特色活动
© 2015 shuxiang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闽ICP备12009672号 海博文化 版权所有